妈妈走了(四)(转载)

发布于:2021-10-01 19:51:39

    《以泪洗面的日子》

  家里一切都变了。

  再没有妈妈亲手烹调的精美菜肴了。现在下厨的是爸爸。每个礼拜他做两次意大利通心粉加番茄酱。这曾经是乌娜最喜欢吃的,可现在不要说吃,就是连闻一闻都会反胃了。

  其他的日子就吃蔬菜色拉、煎肉片外加面包。爸爸把这称作法式风味,可是保罗认为,法国人绝对咽不下如此难吃的东西。

  烹调的时候爸爸总是忘东忘西,不是忘了放盐,就是忘了加佐料,有时煮马铃薯竟然忘了放水。

  有一天四个人正在起居室里等饭吃,突然保罗说道:“怎么搞的?气味有些不对。”卡勒尔扬起头嗅了嗅,马上说道:“你的表述不具体不准确。不是有些不对,而是一股焦煳味!”

  “我的玫瑰卷心菜呀!”爸爸惊呼一声。大家伙儿赶紧跑进厨房。爸爸直接用手去揭锅盖,手指被烫起了泡。卡勒尔用一块抹布包着,把锅盖高高地拎了起来。

  就在这一瞬间,锅子里的两颗玫瑰卷心菜发出耀眼的红光,比真正的红玫瑰还要艳丽生动。然而开放的时间只有两秒钟,紧接着就成了土灰色,成了一堆灰烬。

  “太美了!”乌娜叫了起来,“比妈妈墓地的花还要美!”

  “是啊。”保罗说道,他的眼睛直直地盯着锅底的灰烬。爸爸也喃喃地说:“不可思议,美得就像画家的杰作一样。”一会儿他又补充道:“你们的妈妈也这样美丽过,不是吗?”

  保罗只是说:“这就是它为什么叫玫瑰卷心菜的缘故了。它比一切的玫瑰都要瑰丽,假如烹调的时候忘记放水的话。”

  “瞎扯,”卡勒尔说道,“由于盖子盖紧了,高温之下锅子里出现了真空状态,卷心菜接触不到氧气。当我揭开锅盖,大量的氧气涌入,就出现了猛烈快速的燃烧,也就出现了那短暂的美丽!”

  “美丽是美丽呀,可是我们吃什么呢?”乌娜叹道。

  家里的一切都变了。

  当乌娜问爸爸,到底是她的那双红皮鞋还是皮凉鞋更配百褶裙的时候,爸爸会一连几分钟盯着鞋看,而给不出一个肯定的答复。这样的问题让他这样一个男子汉抓耳挠腮,默然无语。乌娜缠着爸爸反复问个不休的时候,爸爸会茫然地说:“还是去问你妈妈吧!”

  乌娜大吃一惊,望着爸爸的脸,她想弄明白爸爸为什么会开这样的玩笑。可是她发现,爸爸也为自己刚才的这句话感到惊恐,他的眼睛迅速地变暗,然后和乌娜拥抱到一起。

  对于乌娜来说,最糟糕的感觉不是在白天,而是在晚上上床睡觉以后。

  以前都是妈妈坐到乌娜的床边,在她睡前给她朗读点什么。现在这些由爸爸取代了。他想努力比妈妈做得更好,可是还是无法实现。在他的朗读中,最愉悦的故事也变悲伤了,哪怕是一个皆大欢喜的结局,到后来朗读者和倾听者都想哭。当他在乌娜的额头上亲一下,说声“晚安”并熄灯离开以后,乌娜才真正地哭开了……

  有一天晚上,爸爸离开房间已经好一阵子了,乌娜还在回忆着妈妈的音容笑貌,眼泪止不住地往下流。这时保罗走了进来,躺在乌娜身边。乌娜竭力不哭出声来,可是抽噎声越来越响,最终变成了号啕。

  保罗伸手抚摸着妹妹的面庞,说道:“别哭了,乌娜,你已经不是小孩子了。终日哭泣,以泪洗面那是太傻了。妈妈离开了我们,我们大家都很悲伤,可也不能总是这样下去呀。”

  “我不想让妈妈走,”乌娜的泪珠从面颊上滚落,“我不能理解也无法接受,妈妈就这样一去不回了。我知道她死了,可我就是无法接受。”

  “我就能接受吗?”保罗说道。

  “假如这时门铃响了,妈妈出现在门口,”乌娜说道,“知道吗,我根本就不会感到惊奇。妈妈是死了,这我知道,可是对我来说她是活着的,懂吗?”

  “谁说不是呢?”保罗道,“如果妈妈这时走进房间,我会迎上去说:哈罗,妈妈!我还以为你死了呢!妈妈会对我说:别胡说八道了,保罗!”

  乌娜撑起身子,泪眼望着房门说道:“妈妈没有进来,我盯着门呢,妈妈没有进来。”

  “是啊,妈妈到另外一个世界里去了,一个我们谁也不了解的世界。也许她现在生活在另一个国度,一个人们把它叫做天堂的地方。当然,也有人把它称为飘渺之乡。它就像宇宙一样无边无际,也有星球在运转,边转边发出到目前为止我们还无法听到的音乐。可是妈妈能听到,还有爷爷、奶奶以及到了那边的人都能听到。他们所在的地方是一个妙不可言的场所,乌娜,到现在为止,去那边的人没有一个回来过。”

  “可是妈妈为什么不回来呢,既然她是那么爱我们?”乌娜问道,“你说那边妙不可言,那为什么她独自待在那边而把我们撇在这里,为什么要离我们而去?”

  “她不想主动离开我们,”保罗说,“她不是自觉自愿地离我们而去的,这个你知道,乌娜。我也无法解释所有的问题,许多事情我也弄不明白。可是有一点是肯定的,你没有失去妈妈。你只要想念她,就能见到她的笑脸,就能和她交谈。假如你不知道该穿哪双鞋的时候,你只要想起她,你就会知道,她给你提出了什么建议。乌娜,再不要终日以泪洗面了,跟妈妈交谈吧,你会听到她的忠告,请相信我,乌娜!”

  “这些我都知道,”小妹的抽泣声更响了,“说来说去,妈妈不在了,我再也见不到她了。”

  “别这样了,乌娜!还记得几年前我们和妈妈到超市去买东西,你走丢了那件事吗?那是一家巨大的超市,你只顾贪看玩具熊,我们一会儿就找不到你了。你知道妈妈有多着急吗?我们在一排排的货架间跑啊找啊,后来终于在一个角落里发现了你,你正站在那里号啕大哭呢,你身边围着一群人,大伙儿七嘴八舌地安慰着你,可是你见到一张张陌生的面孔,哭得更厉害了。当我们找到你时,周围的人都开怀大笑了。那时候你还小,只有五岁吧。那样哭是很傻的,因为大家会找到你的,或者说,你会找到大家的。现在的情况很像当年在超市里,所不同的是你是一个大姑娘了,再不应该那样动不动一把鼻涕一把眼泪的了。是的,妈妈走了,我们是有一种感觉,好似天坍了,屋舍成了废墟,可是只要你深入想一想,妈妈只是一个先行者,不管愿意不愿意,早晚都得走那条路,因此,我们不能用无尽的哭泣,来折磨逝者和生者的心灵。你还要长大,还要学*许多东西,还有许许多多美好的东西在等着你,还要去创造新的世界,这样,妈妈才会为你感到自豪。也许妈妈在那个世界里看着你,看着我,看着爸爸和卡勒尔,也看着卢兹和浪子呢。日后妈妈问你,乌娜,这些年来你都干了些什么呀?你怎么回答?你能说‘这些年来我只知道哭来着’。那样,妈妈该有多失望啊!乌娜,听我的话,坚强起来吧!”

  “可是爸爸也时常哭啊!”

  “没错,在这一点上,爸爸也不聪明。”

  “那么你呢,保罗?我也见过你抹眼泪的。”

  “我嘛,我承认有时候我也犯傻。好吧,乌娜,今天就说到这里了,你好好睡吧。再想妈妈时,你就笑,不许再哭,妈妈可不是爱听哭声的可怜虫,懂吗?”说到这里,保罗站起身来,深情地碰了碰乌娜的肩膀,然后回到他自己的房间去了。

  第二天吃早餐的时候,乌娜把夜来保罗的话给大家学说了一遍,临了她说,从现在起要学会在心里和妈妈对话,要克制住眼泪,再也不动不动就哭泣了。

  爸爸听了乌娜的话,深情地看着保罗。

  就连爱抬杠的卡勒尔这回也没有挑弟弟的刺,尽管弟弟所说的这些不少是“未经证实也无法证实的”。

相关推荐

最新更新

猜你喜欢